当前位置:河南省太锅锅炉制造有限公司 >新闻中心 >公司新闻 >浏览文章

联系人:朱经理(15225701515)(0394-6955588)

全面推动油气改革共创环保节能低氮锅炉
发表时间:2019年04月28日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 浏览次数:

油气改革进入总攻时

中国能源网首席研究员   韩晓平


3月19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敲定,石油天然气管网运营机制市场化改革,组建国资控股、投资主体多元化的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。全面深化油气体制改革终于进入总攻时刻。

2017年5月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了《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》,确定了:“改革油气管网运营机制,提升集约输送和公平服务能力。分步推进国有大型油气企业干线管道独立,实现管输和销售分开。完善油气管网公平接入机制,油气干线管道、省内和省际管网均向第三方市场主体公平开放”的改革任务。

经过近两年的不断努力,国务院各有关部门权衡利弊,最终制定了实施这一改革的具体方案,抓关键环节,“独立中间,盘活两头”,将中石油、中石化和中海油管网资产剥离,并由国家注入资金,组建国资控股、投资主体多元化,独立运营的国家油气管网公司。

2017052315535799997.jpg

为何要组建国家油气管网公司


新中国成立以来,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,我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走到了世界的前列,为国家经济社会持续发展建立了坚实基础。无论是高铁、高速公路,还是机场、码头;无论是水利工程、输水工程,还是高压电网、通讯网络,全部处于世界领先水平。城市天然气配气管网建设也居前。唯独油气长输管道,特别是天然气干线管道建设,存在典型的“不平衡不充分”问题。坚持问题导向,组建国家油气管网公司已不能再拖。


第一,管道建设不足带来输气能力不足等矛盾。据媒体测算,2016年,美国原油管道8.4万公里,俄罗斯7万公里,加拿大3.6万公里,中国1.9万公里,利比亚1万公里;美国成品油管道10万公里,俄罗斯2万公里,中国2万公里,印度1.7万公里,加拿大1.5万公里;美国天然气干线管道42万公里,俄罗斯19万公里,加拿大6万公里,中国4.8万公里,乌克兰4万公里。截至2017年底,我国建成运行的长输天然气管线总里程7.4万公里,但国土干线管道密度只有7.3米/平方公里,仅达到美国的1/8、法国的1/9、德国的1/10。美国页岩气的快速发展,就是得益于全美密布的天然气管网。可见,中国的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的。

管道建设不足,一方面使下游供气配套难以满足能源结构转型、治理环境污染和人民提高生活质量的要求;另一方面使上游油气开发利用受制,尤其各种非常规天然气,例如,煤层气、煤制气、高炉焦炉气甲烷化等产业发展和资源利用都受到制约。

按照《天然气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,2020年我国天然气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的10%,综合保供能力应达到3600~4167亿立方米。从2016年以来,全国管网投资持续下降,2017年和2018年天然气销量实现较快发展,完全依托于前些年的投入。2018年全国天然气消费2803亿立方米,今明两年,每年都要至少增加400亿立方米,而新增的天然气必须有管道输送才能落实。

第二,输气管道的利用效率有待提升。三大公司建设的管道主要服务于自身企业需求,常常不能长远规划,也不能兼顾别的企业利益,三方基本难以实现互联互通,浪费了大量管道路由资源,降低了输气管网、lng接受站等设施的使用效率,造成重复建设和发展空间不足等问题,资源配置无法优化。

例如,“川气出川”工程也称“川气东送”,中石化投资626.76亿元,工程西起四川达州普光气田,跨越四川、重庆、湖北、江西、安徽、江苏、浙江、上海6省2市,管道总长2170公里,年输送天然气120亿立方米。中石化当初只考虑了普光气田8916亿立方米资源量的外送,没想到在重庆涪陵又发现了2.1万亿立方米页岩气资源,而且该项目2017年产100亿立方米,未来还有进一步扩大产能的条件。今年3月,中石化在威远、荣县探明储量1247亿立方米的页岩气田,今年将建成10亿立方米产能;在丁山—东溪区块,中石化4270米页岩气层试获日产31万立方米高产气流,具有千亿方级气田开发潜力。中石油也在四川盆地发现了大量常规和非常规天然气资源。由于输气能力的限制,四川盆地天然气的开发进度受到制约。

不仅是中石化,中石油在西气东输上也面临同样矛盾。西气东输建设了一线、二线、三线,现在要建设四线,每条线都是根据上游当时的气源资源供应能力建设,在一些地方形成了多线并行的情景,在一些节点上形成了过于集中的枢纽。现在来自西部的中亚d线、新疆和青海天然气开发都需要再建新的输气能力,有些节点的路由也成为制约因素。

现有的油气体制生产效率低。中国油气行业以全球50%的油气从业人员,使用了全球30%的油气勘探开发装备,仅实现了1.5%的原油探明可采储量和4.4%的原油产量;2.8%的天然气探明可采储量和4.1%的天然气产量,生产效率低。造成这个困局的根本原因就是行业过于封闭,高度垄断一体化的体制导致外部的资金和创新能力弱。美国打一口页岩油气井只需要100多万美元,我国需要超过5000万人民币,比美国高了近7倍。

此外,在全国天然气上游供应能力上,中石油、中石化和中海油约占全国天然气上游供应市场总量的98%,占全国17个投运lng接收站的90%,占全国油气管道主干线的95%。天然气长输管线按里程计算,中石油占69%,中石化占8%,中海油占7%,其他企业占16%。三大油承受了大量管网、接收站建设的投资压力,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在上游勘探开发的资金投入能力。

据自然资源部公布的我国油气资源储量,石油、天然气和煤层气勘查新增探明地质储量都呈现了下降趋势。其中,2017年石油勘查新增探明地质储量从2012年的15.22亿吨降至2017年的8.77亿吨,天然气从9610亿立方米降至5554亿立方米,煤层气从1274亿立方米降至105亿立方米。

以上内容摘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